Home » 觀點 » 高思博觀點:自由主義國際體系的第一張骨牌?

高思博觀點:自由主義國際體系的第一張骨牌?

Posted on: June 29, 2016

風傳媒 – 2016年6月29日

風傳媒 – 2016年6月29日

(作者高思博 | 風傳媒 – 2016年6月29日) – 在冷戰結束後成為主流的自由主義國際體系,已支配世界超過二十多年,期間極樂觀者宣告,基於「和平、民主、自由市場」的國際體系已戰勝足以為敵的其他意識型態,定於一尊,歷史不再轉折並在某種意義上已經終結;較悲觀者則認為自由主義國際體系的支配擴張,將導致和非自由主義傳統社會間的衝突,最嚴重者是「文明衝突」,因此守護國際體系的核心國家,尤其以美、英為代表,常警醒地注意可能的威脅,這些威脅有來自中東,從90年代初試圖掐住石油的伊拉克海珊、基地組織和阿富汗神學士政權,以及目前還是大問題的伊斯蘭國,後兩者被認為是恐怖主義的代表;還有在東北亞擁核並極力發展洲際導彈的「流氓國家」北韓;最具挑戰性的當然是中、俄兩個大國,它們都明擺著不宗自由主義為普世價值,又具備足以挑戰國際體系的國力,好在它們不再輸出革命,也已相當程度地融入世界市場,只有周邊地緣性衝突需加以合作管控,但對國際體系不致有立即的威脅。

以上這些在國際關係理論和實務上被認為的威脅已不新鮮,也是學者花心力,政府花資源竭力應對的課題,它們雖外在而明顯,但非立即而出人意表的挑戰。直到三天前的黑天鵝英國脫歐公投從天而降之前,似乎無人能猜到,對自由主義國際體系的重擊不來自與非自由主義國家的衝突或恐攻,卻來自自由主義國際體系老牌成員的民主公投。它出人意表是因為很少人想到,在每個人平凡無奇的投票加總後,產生的是歷史上多半武力才能產生的政治地殼變動,說立即是因為只要一天的功夫,國際體系已經發生不可逆轉的變化,世界也從此不同,更重要的是,這次衝擊國際體系的引爆點不是來自外敵的武力或顛覆,反而是社會內生的壓力鍋,能量則來自全球化對國族內個人或特定群體經濟上的相對剝奪,和文化上的認同失落。反全球化的左派劍指前者,右派則是後者,左右極端派共同憤怒的對象交會在「外來者」,移民當然是外來者的大宗,且遍布社會各角落,他們有無公民身份對人種或文化的排外而言並無差別,難民甚至留學生,觀光客當然也是外來者,只不過他們通常集中於特定場所,排外最直接的作法當然就是築起高牆,不管是政治的、經濟的,甚至像柏林圍牆那樣有形的。

Brexit chart

資料來源:BBC                                                                製圖:風傳媒

 

英國脫歐公投結果。

因此公投通過雖令人震驚,卻是有理可循,光是這半年從德國科隆的跨年夜難 民性侵、性騷擾德國女性事件引發對政治正確的批判;美國奧蘭多的阿富汗二代移民槍擊同志夜店案件;英國支持留歐國會議員遭槍殺,兇手動手前大喊「英國優 先」;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對歐巴馬總統非法移民緩遣行政命令的判決;最後英國的脫歐公投,我們可以清楚看到,經濟和文化性排外和全球化兩股巨大的社會力量, 就像地殼中兩大板塊在很多社會中激烈碰撞,外來者和在地人可以互是加害者和受害人,衝突的型式也可以從個體的仇恨犯罪,體制內法院判決,到大規模的政治動 員,但共同的始終是這兩股力量在現象下的纏鬥互角,很多有識之士對此並非無所知,只是沒人想到排外力量已足以拿下英國,從社會邊緣反成為主流現象,而以英 國的政治份量當然立刻撼動了看似超穩定的國際體系,是這點出乎意外令人震驚罷了。排外力量的目標倒是很清楚,就是建立高牆壁壘,擋住外來資本、價值和最重 要外來者,以遂行經濟、文化保護主義,反轉全球化。對這樣的態勢,原來作為國家和社會政治中介的政黨和政治人物,完全失去任何匯集民意及妥協的功能,以這 次英國公投為例,兩個國會中主要政黨理論上加起來應該代表社會大多數的意見,結果卻是首相加上反對黨黨魁領導的留歐派是社會少數,脫歐派檯面上的政治菁英 多是從保守黨分裂出來或是小黨人士,不論在份量和人數上都不及,但是結果他們是多數,社會多數力量卻不為任何主要政黨所代表,舊的政黨版圖裂解,政治圈外 人奪權取而代之的條件已然具備,浮想至此不覺悚然而驚,籠罩眼前的美國總統大選是不是更大的風暴?那可不是單一議題公投,而是國際體系領導人大位之爭,可 預見的主要競爭者之一,不就是位圈外人攫取了主要政黨?他背後代表的這股力量已經拿下共和黨,也可能拿下美國嗎?

英國脫歐公投期間,美國共和黨準總統候選人川普(Donald Trump)訪問蘇格蘭。(美聯社)

英國脫歐公投期間,美國共和黨準總統候選人川普(Donald Trump)訪問蘇格蘭。(美聯社)

 

以上這些對台灣有什麼啟示?我認為有兩個,第一,排外和全球化兩股力量的 碰撞既然是世界現象,台灣社會也不例外,洪素珠們和台灣民政府或許在政治上是笑話一則,但是一月的選舉,我們同樣有政治版圖變遷,和政治圈外人乘著主要政 黨之外的力量變成政壇新中心的現象,我們需要警醒這兩大力量的碰撞,將之盡可能納入政治過程和政黨政治消化,一定要避免人民對人民的對決;第二,國際體系 深層次的變化是我們作為體系追隨者必須高度警覺的,英國脫歐公投對台灣的政治衝擊可能不直接,但是同樣的力量如果在美國大選發生作用呢?經濟、文化上保護 主義的政治口號就是「美國優先」,延伸到外交上就是歷史上惡名昭彰的孤立主義,美國如果走孤立主義的路,對台灣就有核爆級的影響了,我們應該時時提醒自 己,國際體系的變化像是「大風起於青萍之末」啊!

*作者為財團法人21世紀基金會副董事長、世新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the Terms of Use and Privacy Policy of mbcn.com.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