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觀點 » 父訓練6歲兒喝啤酒走鋼絲想幹啥?

父訓練6歲兒喝啤酒走鋼絲想幹啥?

Posted on: June 16, 2017

(人民網 作者:蔣萌) 背景:6歲的望望身上,已貼有好幾個標籤——「6歲娃喝兩瓶啤酒」、「5歲娃會走鋼絲」,儼然小網紅。 某直播平臺上,他走鋼絲的日常訓練直播,粉絲數萬。

華商報發表錢夙偉的觀點:小望望喝酒的視頻傳到網上,引來網友大量批評和責駡,但其父張禹沒太當回事。 相反,他爽快地給記者展示了這段視頻的超高點擊率,顯然,「6歲娃喝兩瓶啤酒」的後面,有著大人的功利目的。 這位「窮爸爸」是把兒子當作牟利的工具。 然而這位父親是不負責任的,也是不稱職的。 「窮爸爸」要改變自己的命運,不能靠兒子成為「網紅」。 我國立法比較強調親屬對未成年人的監護,但對監護人監護能力的規定卻不甚明確,對公權力介入監護的舉措規定得不具體,對有過錯監護人的懲戒措施也缺乏可操作性。 近年來,監護人嚴重侵害未成年人權益的熱點事件接連發生,暴露出我國在未成年人的監護監督方面存在較大缺失。 去年全國兩會,有三位全國人大代表建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完善未成年人監護干預制度指導意見,對拒不履行監護責任、嚴重傷害未成年人的監護人,依法剝奪監護權。 同時,民政部門儘快積極探索、建立剝奪監護人監護權後的未成年人安置問題。 遏制對未成年人權益的侵犯,不能任「窮爸爸」們亂來,勢在必行。

小蔣隨想:一個父親訓練5、6歲的兒子喝啤酒與走鋼絲,並把視頻發到網路直播平臺上,與「望子成龍」無關;更大可能是,讓兒子做與其年齡極不相稱的、有危險的、流裡流氣的事,吸引獵奇者的眼球,肥父親的腰包。 這究竟是「父愛」,還是虐童? 說得嚴重點,你有沒有從中看到類似「把兒子當猴耍」的醜陋? 一些看客的嬉笑與打賞,可能會進一步刺激這個父親的「訓兒」動能,6歲的望望會不會吃更多苦、鬧更大懸,著實讓善良的人揪心。 有人可能會說,這種事如果放在歐美國家,兒童權益保障組織與員警早就請當父親的去「喝茶」了。 這恐怕不是崇洋媚外,而是映襯出我們的兒童權益保障落實不力,面對受監護人傷害乃至虐待的兒童,公益託管機構不足,寄養家庭機制不完善。 很多時候,對不稱職的、侵害兒童權益的監護人,只是批評教育,監護人會不會改邪歸正,孩子的命運會不會扭轉,很難預料。 面對6歲的望望的「表演」,有關部門會如何作為?

蘋果要「買路錢」不怕「粉轉黑」?

背景:在最新版蘋果商店審核指南中,蘋果正式將內容打賞功能列為應用內購買。 這就意味著,蘋果從規則上明確了內容打賞不得繞開蘋果的支付系統,且蘋果將從中抽成30%。

經濟日報發表陳靜的觀點:中國的阿裡巴巴和騰訊兩大互聯網巨頭建立起了以超級入口和豐富應用支撐的自己的生態體系。 因此,蘋果擔心,此次一旦不對繞開蘋果支付體系的「打賞」表態,那麼,此後在其他新功能的開發中,比如微信已經上線的「小程式」,互聯網巨頭們同樣有可能將蘋果拋在身後,單純依靠自己的支付管道完成「閉環」。 此前微信已關閉iOS版微信公眾平臺的打賞功能,就是要表達自己不願寄附在蘋果之下的態度。 實際上,靠「薅羊毛」是走不遠的。 想像一下,對微信來講,此次有關打賞分成的紛爭畢竟不是其核心功能,因此可以選擇直接關閉。 但幾大巨頭將來一旦在核心功能上各不相讓,使用者在蘋果和微信、蘋果和支付寶之間只能「二選一」時,主流應用們在蘋果和安卓版本上出現巨大的功能差異時,他們會如何選擇? 恐怕不會是蘋果樂於見到的結果。

小蔣隨想:任何商業巨頭都不願意在新興的市場業態中被甩下,蘋果當然深知互聯網金融乃至類銀行意味著什麼,蘋果不僅想從中分一杯羹,而且還想仰仗蘋果的「全封閉產業鏈」對所有用蘋果的客商施以「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 從商業逐利的本性來看,蘋果打上述如意算盤可以理解。 但是,現代商業競爭最警惕、也最痛恨的就是壟斷與霸權。 當支付寶與微信支付在中國市場互相競爭、不斷給使用者帶來創新性的便利支付體驗並成為生活方式的時候,蘋果自己的支付體系Apple Pay在與對手正面競爭處於劣勢的情況下,乾脆使出「黑道式」的強收「保護費」大招。 與其說這是一種極度赤裸,倒不如說是一種強盜邏輯。 約伯斯故去後的蘋果依然任性,自恃「教主」想咋樣就咋樣。 然而,蘋果忘了,商務邏輯終歸不是任其隨意捏的橡皮泥,反壟斷與反不正當競爭的達摩克利斯之劍高懸著。 若蘋果一意孤行讓使用者深感不便,「粉轉黑」不是傳說。

圖片來源:人民網

圖片來源:人民網

小蔣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 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 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 觀點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只要我們尊重 客觀、理性公正。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the Terms of Use and Privacy Policy of mbcn.com.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