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觀點 » “五假副部”落馬不是一個人的醜陋

“五假副部”落馬不是一個人的醜陋

Posted on: September 12, 2017

(人民網 作者:蔣萌) 背景:近日,電視專題片《巡視利劍》第二集播出。 在這一集中,專題片報導了「五假副部」盧恩光,其中提到盧恩光案件是一起罕見的個人情況全面造假,金錢開道、投機鑽營、跑官買官,從一名私營企業主一步步變身為副部級領導幹部的典型案件。 現在,盧恩光案相關的各級黨政領導幹部,包括省部級幹部都因管党治党失職失責被嚴肅追責。

新京報發表觀點:盧恩光的嚴重違紀問題之所以浮出水面,是因為中央巡視組進駐司法部,核查他的入黨材料,發現他落款為1990年填報的入黨志願書,竟然說學習鄧小平同志南巡講話精神。 眾所周知,鄧小平同志南巡講話是發生在1992年。 盧恩光1990年「穿越」到1992年「學習」,是愚蠢而拙劣的造假。 這是一個常識性錯誤,只要稍微有點歷史和政治常識的人,都不難發現。 就是這樣一個拙劣謊言,竟然堂而皇之伴隨著他走過了一次次升遷考察,在二十多年間沒有被發現問題,這比「穿越」的入黨申請書本身還要違背常識,讓人驚詫。 如果不是在盧恩光一次次的升遷過程中有人故意「裝」糊塗,這等違背基本常識的事情是斷然不可能發生的。 實際上,直到在盧恩光成為副部級幹部的過程中,依然有司法部有關領導多次推薦他。 盧恩光升遷的過程可以說是制度和組織紀律被虛置的過程。 除了嚴肅追責盧恩光案相關的各級黨政領導幹部外,其實也要進一步反思選人用人制度上的漏洞。 領導幹部選拔,有必要進一步打破「一言堂」,從每一個細節抓起,避免用人中的走形式、走過場。 只要真正尊重制度,嚴格按照制度提拔任用官員,盧恩光這樣的人也就沒有了生存的空間。

小蔣隨想:錯誤都是低級的,造假也不見得高明。 但是,如果負有監督之責的人不去認真審查、慎重考核、嚴格按照程式辦,出問題在所難免。 一旦監管失守,潰敗往往是全方面的。 就盧恩光案而言,入黨申請造假只是是冰山一角,背後更有著金錢開道、投機鑽營、跑官買官。 在私生活方面,盧恩光有七個子女。 按照規定,黨員幹部超生一個孩子就要被開除公職,可盧恩光愣是有本事把多個超生的孩子以假手續落戶在其他親戚家…… 基於問題五花八門,盧恩光有太多的小辮子可抓,他早就該落馬。 然而,直到在中央巡視組進駐之前,竟然沒有人去抓,沒有人和盧恩光「較真兒」。 反倒是,在他當上「副部」的過程中,得到「司法部有關領導多次推薦」。 如此吊詭再度印證了,每一個反面典型的背後,都不可能是「一個人在戰鬥」,而是一撮人的無視規矩、違紀違規乃至違法。 全面從嚴治党,全面整頓吏治,已成為新常態。 堅決貫徹管党治党方針,離不開法治與制度的有效落實。 透過典型案例,我們看到同級監管與日常監督存在的短板。 彌補這些短板,關係到能否防患於未然。

河南人在山東見義勇為該由哪兒管?

背景:今年7月1日,在河南、山東兩省交界處的李清浮橋黃河段發生一起溺水事故,5名溺水者獲救,而參與救人的河南農民李修國卻失蹤了,至今仍未找到屍體。 李修國的家屬從7月26日開始為其向山東、河南兩省申報見義勇為認定,但至今兩地相關部門都未受理。

華商報發表錢夙偉的觀點:山東方面的說法是,按照菏澤市的規定,只受理本行政區域戶籍人員的見義勇為申報與認定,而李修國是河南戶籍人員,應到河南辦理。 河南方面則表示,事發地屬於山東菏澤鄆城縣境內,應到山東辦理。 山東是以申報人戶籍為准,河南是以事發地為准,當兩者不一致,申報認定都可以不予受理,因為都各有依據。 然而,兩地相關部門都沒有考慮申報人的心情。 家人沉浸在失去親人的巨大悲痛之中,甚至遺體都未找到,申報見義勇為卻被拒,豈不冷了見義勇為的心,何談弘揚? 兩地在申報條件上的矛盾,讓李修國家人不知如何是好。 這本不應該成為李修國家人的難題,相關規定制訂上的漏洞,按理應該及時彌補。 如果修改規定有一定的程式,兩地有關部門至少應該先找到特事特辦的解決辦法,而不是兩邊踢皮球。。

小蔣隨想:無論是按照戶籍,還是根據事發地,來「認定」見義勇為人員,都有教條主義之嫌。 見義勇為就是見義勇為,與是哪裡人、在哪裡勇為沒有關系。 難道,面對他人處於危難,還要讓欲出手相助者先想自己是哪裡人,在哪個地方勇為「妥當」? 這是一個很扯淡的邏輯。 說到底,地方有關機構教條化地認定見義勇為人員,無非是不想管「與本地無關」的見義勇為,或是不想同一樁見義勇為在事發地與戶籍地分別申報與撫恤。 其實,無論是戶籍地,還是事發地,都與見義勇為者有密切關聯,這不但不是脫責的理由,反而應為見義勇為者與其家屬多重托底。 如果要實行「一事不二獎」,應按照獎勵或撫恤標準高的來執行。 涉及多地時,應由多地協商解決,而不是相互踢皮球。 對社會而言,表彰撫恤見義勇為,永遠不存在「虧」的問題,而是對人間真善美的弘揚,是對英雄流血乃至付出生命的告慰。 英雄的無畏與管理的狹隘,實在不應共處。 鑒於各地的見義勇為規定存在彼此矛盾乃至「打架」的問題,是否該由上層制定有關規範?

圖片來源:人民網

圖片來源:人民網

小蔣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 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 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 觀點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只要我們尊重 客觀、理性公正。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the Terms of Use and Privacy Policy of mbcn.com.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