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觀點 » “向值班猝死醫生學習”難免引噓聲

“向值班猝死醫生學習”難免引噓聲

Posted on: February 8, 2018

(人民網  作者:蔣萌) 背景:2017年12月16日淩晨,安徽六安市裕安區外科醫生方培虎,在值班室內猝死,年僅31歲。 此事當時沒有引起什麼關注。 沒想到一個多月後,卻起了波瀾——當地區衛計委做出了《關於在全區醫療衛生系統開展向方培虎同志學習活動的決定》。 很多醫生表示,不學,要好好活著!

新京報發表鄭山海的觀點:就在這短短的一個多月時間,我們聽到了多起醫生猝死的案例。 2018年元旦前,山西一名呼吸科醫生,在連續工作18小時後,突然昏倒後猝死,卒年43歲。 此後不久,1月23日,青海大學附屬醫院一名43歲的急診醫生也是在持續工作18小時後猝死。 因為強調醫生的責任,忽視了他們的應有權利;因為賦予醫護人員「白衣天使」的屬性,忘卻了他們作為普通人的健康訴求…… 這一方面與醫生數量短缺,不超負荷就難以保證醫療體系高效運轉有關;另一方面,少數人主觀上宣揚「以此為榮」的做法,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醫生猝死背後,其實還有兩個問題:其一,醫院真的不是保險箱,即便是醫生,即便在自己的醫院突然發病,當前的醫療手段也常常無法與兇惡的疾病抗衡。 其二,許多醫生其實很弱小,弱小到有時連自己的疾病都會漏診。 有時判斷不清患者的疾病,也確實是難以避免的無奈。 宣導愛崗敬業也沒什麼不妥。 只不過,這次這樣的宣導有些沒顧慮到涉事群體的遭際。 更好的選擇或許是,將這種致敬更多地體現在對生者的關愛上面,切忌罔顧警示、空洞地談「學習」,以免讓人生出「這是號召後來者重複前人悲劇」的誤解,覺得傷口又被撒了一把鹽。

小蔣隨想:從淺層著眼,這反映出一些管理部門遣詞造句時仍習慣官話連篇,平時唱陳詞高調令人昏昏欲睡就算了,發生悲劇時還以類似的口吻發文,不僅讓人感覺不到溫暖安慰,而且產生了具有冷血意味的歧義。 類似的例子還有,有人見義勇為犧牲,管理者「獎勵」而不是撫恤英雄家屬。 這些都是官僚主義的典型負面效應。 從深層來看,地方衛計委是各級醫院的主管部門,但在公立醫院獲得的財政撥款極為有限的當下(更別說民營醫院),許多醫院和醫生對「主管者」的態度比較微妙。 此時,醫療管理部門再如《大話西游》中的唐僧那般進行「念經教育」,會在多大程度上被一線醫生心服口服地接受並貫徹,可能要打上問號。 一些醫生會想,自己加班是常態,管理部門不關心醫務工作者超負荷工作,還要讓自己加強「學習」,豈不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一面是許多醫生自覺辛苦、付出與回報不對等,另一面是患者抱怨看病難、看病貴,管理部門的「調和」難言成功。 必須承認,醫療對世界各國都不是易解課題。 對管理者來說,要少背著手發話,多躬下身做事,別閉門造車,宜積極務實應對。 若此,即便沒有獲得掌聲,起碼不會引來噓聲。

圖片來源:人民網

圖片來源:人民網

小蔣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 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 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 觀點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只要我們尊重 客觀、理性公正。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the Terms of Use and Privacy Policy of mbcn.com.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