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s

    Home » 時尚 » 南北一碗麵,足以慰風塵

    南北一碗麵,足以慰風塵

    Posted on: November 28, 2019

    (來源:中國婦女報)

    15008109254395233657

    都說晉人喜食麵,我卻從小隨我娘愛吃米,所以我爹每次想吃麵的時候都要打報告。

    而今在外生活數年,最想念的卻是面。

    家鄉的刀削麵

    每次假期回鄉必吃刀削麵,雖然北京也有不少刀削麵館子,但味道始終跟家鄉的不一樣,而且只有午飯晚餐。家鄉本地的刀削麵館,早午晚飯都有,尤其是寒冷的冬日早晨,吃上一碗熱氣騰騰的刀削麵,渾身立即充滿了對抗嚴寒的韌勁。

    一般吃刀削麵的標配是:傳統豬肉麵+一個滷雞蛋+一份豆腐乾/肉丸子/涼菜。刀削麵的面比較硬,不好消化,建議吃完後多活動或者喝茶。

    老媽的豆角燜面

    每次回家還要解饞的就是我娘做的豆角燜面。我原以為燜面只是北方某些省份的食物,查了一下有些南方地區也會吃。

    我娘做的燜面是手擀麵,擀麵的時候要用玉米麵做底,娘說用白面做底的話,燜的時候面會發粘。

    步驟大概是先把豆角、土豆、西紅柿、五花肉炒一下,加熱水燉一會,待豆角快熟時,再把麵條鋪在菜上面,蓋上鍋蓋等面熟之後,將面和菜攪拌均勻即可。食量很小的我,每次吃豆角燜面都能吃一大碗。

    江南的面

    以前認為北人食麵,南人食米。去過江南和重慶之後,我覺得南人才是食麵的高手。

    去年中秋在蘇州,正趕上大閘蟹上市,蘇州幾家老字號麵館會推出蝦蟹面,澆頭就是蝦仁和蟹肉。我和先生起了個大早,到酒店附近的一家裕興記打卡。這是有生以來吃過最貴的一碗麵,98元/碗。店員負責拌麵,手法很專業,而且還挺費力氣。味道不錯,滿足了我這類愛吃河鮮人的胃。

    江南古鎮去過不少,以前喜歡同里,現在更喜歡南潯,人少清靜。在南潯,百年老店狀元樓鼎鼎大名。一早開店食客就絡繹不絕,不管是當地人還是遊客都是他家的粉絲,去晚了沒得吃,因為澆頭賣完了。

    別看狀元樓的門臉低矮破舊,店內像七八十年代的供銷社,這些都絲毫不影響其面的味道。在南潯的幾天去吃過2次,雙澆面就是2種澆頭的面,可以只要一種,看自己口味。酥魚和酥肉的澆頭超級好吃,這裡只營業早午飯。

    重慶小面

    到山城重慶,小面是必吃的早餐。老同學帶我們打卡了重慶地道的板凳面莊,早上7點第一波到店。在重慶吃小面,大多都是在路邊坐在小矮凳上,把麵放在高凳子上吃。一向不喜歡在街上吃東西的我也入鄉隨俗,大快朵頤了。小面入口,麻辣鮮香,麻辣充斥著味蕾,這是我吃到的最刺激的面。此時無聲勝有聲,只有吃麵的吸溜聲。

    麵條長長,彼此牽絆,就像心中的鄉愁鄉情,總是在你客居遠方脆弱、惆悵、陷入回憶時,鑽出來撩撥一下心緒,隨後又潛入心底,繼續想念家鄉的味道。 (楚格)

     

    (責編:朱江、畢磊)

    原標題:南北一碗麵,足以慰風塵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the Terms of Use and Privacy Policy of mbcn.com.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