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s

    Home » 時尚 » 閉店、疑似欠款、產品老舊 ROSEONLY漸顯頹勢

    閉店、疑似欠款、產品老舊 ROSEONLY漸顯頹勢

    Posted on: April 4, 2020

    (來源:北京商報)

    自詡奢侈品的鮮花品牌ROSEONLY問題不斷。近日,北京商報記者接到知情人

    士爆料稱,ROSEONLY故意拖欠供應商款項,80%的門店沒有按時交租。記者調查時發現,ROSEONLY已有部分門店停擺,產品許久未更新且定價頗為隨意。曾幾何時,ROSEONLY是明星們的寵兒,更是不少消費者眼中的奢侈品,而如今該品牌卻只是靠著當紅明星增加曝光度,品牌本身的價值卻尚未樹立。

    門店萎縮

    公開資料顯示,ROSEONLY為鮮花品牌,創始人為蒲易,2016年4月宣佈於2015年底完成C輪融資,由元生資本、盛世投資、君創資本共出資1.9億元人民幣。 2013年,ROSEONLY完成天使輪融資,投資方為時尚傳媒;同年,ROSEONLY獲得騰訊A輪投資。 2014年5月,ROSEONLY再次獲得IDG、ACCEL千萬美元B輪投資。

    ROSEONLY的眾多門店幾近停擺。數位近ROSEONLY的知情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爆料,ROSEONLY從2019年至今,以各種理由陸續關閉了多家門店。 “2019年年初時,ROSEONLY對外宣稱約有50家門店,期間陸續關店,到了2020年年初只剩下36家門店。”相關知情人士向記者盤點ROSEONLY門店狀況時給出了上述數據。北京商報記者在ROSEONLY官網看到,其顯示當前門店數共32家。

    該人士還表示,今年3月,一部分門店的房租合同已經到期,ROSEONLY會酌情考慮續租情況,後期也許只有十幾家門店能正常開業。

    針對門店運營狀況,ROSEONLY相關負責人回复北京商報記者時稱,目前為止ROSEONLY全國共計30多家店,集中在一線、新一線城市,並不存在陸續關閉的情況。回复內容中,上述負責人並未給出ROSEONLY歷年來所開門店總數。

    北京商報記者陸續調查走訪了ROSEONLY多家門店。在北京,ROSEONLY國貿商城店、三里屯太古里店、頤堤港店和金融街購物中心店在正常營業,北京SKP店已經撤店數月有餘,新中關門店則拉起了重新裝修的幕布。

    ROSEONLY SKP店所在位置已經更換為一家名為“中國年”的品牌,“中國年”的工作人員回憶稱:ROSEONLY 去年年底前就已經退出SKP,新品牌隨後完成了入駐。一位熟悉ROSEONLY的知情人士透露:“2019年12月,ROSEONLY就撤掉了在SKP的門店,理由是業績太差,商城不肯再續約。在北京,ROSEONLY三里屯店、國貿店還算比較正常。”

    ROSEONLY SKP店已變為品牌“中國年”

    ROSEONLY SKP店已變為品牌“中國年”

    “ROSEONLY 新中關門店從去年年底就已經開始裝修,目前仍未看見進度。”新中關商戶稱。北京商報記者看到,在ROSEONLY 新中關門店的幕布牆上貼有一份《工程部二裝巡視簽到表》,顯示從3月27日起,巡視情況一欄均登記為無人狀態。

    ROSEONLY 新中關門店

    ROSEONLY 新中關門店

    除了北京門店,ROSEONLY位於上海的門店同樣面臨出現了關店情況。據了解,ROSEONLY上海環貿廣場IAPM店在3月28日閉店,位於港匯恆隆廣場的門店則收到了一份關於未履行《終止協議》的文件。

    ROSEONLY港匯恆隆廣場門店貼出的《終止協議》

    ROSEONLY港匯恆隆廣場門店貼出的《終止協議》

    該文件指出,上海港匯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與roseonly(智德諾誓天津商貿有限公司)簽署了協議編號為BC-00037的《終止協議》,協議規定,《上海市房屋租賃合同(上海港匯恆隆廣場商場)》於2020年2月28日提前終止,但至今公司未按該協議規定履行該等付款義務及房屋交還義務。

    4955052896088887000

    10767716822244529688

    ROSEONLY上海環貿廣場IAPM店3月27日正常營業,3月28日閉店

    記者查閱ROSEONLY官網發現,ROSEONLY SKP店、新中關店和港匯恆隆廣場店已經被刪除於全國門店列表之外。

    糾紛不斷

    在ROSEONLY門店數量縮水的同時,還存在其他“遺留”問題。另有爆料人透露,ROSEONLY希望商場物業方能減免從疫情發生後到四月期間的房租,但實際情況則是各商場免租的時間段不同,ROSEONLY的部分門店已經需要向商場支付房租,但未如期交租。

    “全國所有門店中,ROSEONLY如期交付房租的門店只佔10%左右,到期卻沒交租金的門店佔80%-90%。”該人士舉例稱,ROSEONLY三里屯店、頤堤港店疫情期間房租都沒有交,而且也不打算交,已經產生罰金和滯納金。

    隨後,北京商報記者向商場詢問了ROSEONLY租金情況。三里屯太古里知情人士稱,ROSEONLY三里屯太古里門店目前正常運行,但續約方面暫時未有定論。頤堤港則回應稱,疫情當前,頤堤港對租戶進行了租金減免,ROSEONLY仍在租金減免的時段內;關於續租,仍有待到期前跟租戶協商而定,屆時再做考量。

    針對ROSEONLY是否有門店未向商場支付房租等費用一事,ROSEONLY相關負責人強調,隨著疫情得到逐步控制,全國各地各單位都開始復工,ROSEONLY零售店現陸續恢復正常營業,未支付房租問題不屬實。

    “ROSEONLY拖欠款項主要拖欠物業費、房租和門店業主租金,以及供應商貨款,還包括需要支付給藝人的代言費等。ROSEONLY市場部合作的供應商,以及電商採購花材的供應商款項也存在沒有支付的情況。”近ROSEONLY的知情人士如此解釋。

    或許,ROSEONLY門店狀況是個未解之謎。該人士向記者解釋稱,2017年ROSEONLY計劃上市,因此需要提升整體的銷售額,隨即大規模開店。但快速開店並沒有提高銷售額,反而攤薄了單店收入並削弱單店的盈利能力。

    除了開店遇阻外,部分供應商也向北京商報記者證實ROSEONLY存在拖欠賬款的情況。一位為ROSEONLY提供廣告宣傳服務的下游供應商向記者透露,從去年開始就與roseonly的廣告供應商有合作,按照約定,廣告等款項是每月一結,然而每次結款都會拖欠大約2個月以上。 “這次合作後,不僅幾千元的款項未結,還被拉黑了好友。”

    ROSEONLY相關負責人對“供應商稱ROSEONLY存在還未還清款項”進行了否認:“以上情況不屬實,公司所有運營及合作都在正常進行中。包括但不限於,5月20日會和一些國際奢侈品牌的合作,還有一些影視劇和綜藝節目今年也會陸續和消費者見面。

    產品老化

    欠租、拖欠供應商款項只是ROSEONLY的冰山一角,整體營收下滑還在繼續。 “2017年,ROSEONLY業績開始下滑,2019年上半年尤為明顯。ROSEONLY 2019年營收同比下滑約24%。”上文提到的首個知情人士給了記者這組數據。

    當北京商報記者向ROSEONLY官方詢問營業狀況、營業額、運營成本等數據時,ROSEONLY相關負責人回應中並為給出準確數據,僅表示“品牌營業狀況良好……2020年3月ROSEONLY整體銷售額對比2019年同期有明顯增長。”

    與此同時,北京商報記者調查時還發現,ROSEONLY的產品上新似乎停滯了,定價標準還有些“隨心所欲”。記者在ROSEONLY官方網站上“新品活動”頻道中的“最新上市”一欄中瀏覽發現,部分商品如永生花品類中的全世愛系列和玫瑰公仔系列曾於去年在其微信公眾號中被推薦過。不僅如此,記者還注意到,部分“新品”的價格出現了變化。例如現價2999元的中型方形單朵版嫣紅留聲機曾出現於2019年1月18日的微信文章中,而文內的同款價格為1999元。而另一款中型方形單朵版許願留聲機的價格從2399元變為現在的3399。

    12352610087194543121

    另外,在ROSEONLY2019年7月19日的微信公眾號文章中,一款名為大型方形盛開版嫣紅留聲機的產品價格為6999元,而在官網的現價則變為了8999元。

    14122695604022558510

    “價格漲幅沒有明確標準,如果賣不動了就降價促銷,如果認為有市場就漲價。”“產品從去年開始就被要求不允許再出新品,必須清理大量庫存。”“ROSEONLY產品單一很難產生復購,其產品線、設計和風格基本都一樣,只有價格上不一樣。”“產品質量和產品更新沒有達到市場預期,因為商場方希望與品牌合作期間會有產品更新,但ROSEONLY並沒有採納商場提出建議。”在採訪期間,數位爆料人均表達了上述觀點。

    不過,ROSEONLY相關負責人回應時則認為公司每年都會開發和推出新的產品,“公司內部有強大的設計團隊在研發新品,另外還有很多國際知名設計師的合作……因為ROSEONLY的定位是奢侈品品牌,所以支撐我們定價的因素除了功能性價值,還有精神性價值以及運營模式。”值得注意的時,產品或許不盡如人意,但ROSEONLY依靠明星增加了不少人氣。 ROSEONLY的明星代言陣營裡,包括楊洋、王俊凱以及肖戰,在淘寶ROSEONLY官方旗艦店上,銷量最好的一款時肖戰同款roseonly甜心兔公仔,月銷量達到549。從購買評論來看,粉絲成為消費主流,不少評論多次提及“因為肖戰才認識了這個品牌”。對此,奢侈品中國聯盟榮譽顧問張培英分析認為,目前市場存在一些品牌依托金融手段、營銷手段引爆一波銷售造成一種假象,以為市場份額已經達到了預期。事實上,在整個細分領域市場中,到底真正佔領了多少份額,是需要一個長期腳踏實地去做的過程。“以當紅流量明星做銷售和做品牌是兩回事。明星營銷會引起的粉絲購買行為,然而是否能真正轉化為品牌忠誠度、購買忠誠度還很難說,”張培英說道,“一個新品依托明星曝光能獲得幾百萬的銷售額,然而營銷過後,銷量變得很慘淡。不能太關注於眼前的銷售,而是要對品牌的理念傳達、客戶群體、營銷策略等各個方面進行一個長期規劃。只有把品牌做起來,銷量才能保持一個穩定。”
      北京商報消費不等式調查組

    (責編:朱江、李昉)

    原標題:閉店、疑似欠款、產品老舊 ROSEONLY漸顯頹勢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the Terms of Use and Privacy Policy of mbcn.com.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