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觀點 » “新官須理舊賬”是政府誠信必選項

“新官須理舊賬”是政府誠信必選項

Posted on: November 30, 2016

(人民網 / 蔣萌)背景:11月27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發佈,針對一些地方政府政策不連續,「新官不理舊賬」問題,《意見》規定,「不得以政府換屆、領導人員更替等理由違約毀約,因違約毀約侵犯合法權益的,要承擔法律和經濟責任」。京華時報發表連海平的觀點:一任領導一種思路,「新官」不認同「舊官」搞經濟的思路或做法,是不理「舊賬」的一個成因。 主觀上否認「舊官」,自然就不願意走老路,違約毀約就不可避免。 還有一種情況,與經濟有關——不少舊賬是糊塗賬甚至是爛帳,成因錯綜複雜,關係盤根錯節,「剪不斷,理還亂」,於是乾脆不理。 解決這一問題,當從經濟及政治兩個維度切入,從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方面入手,是經濟解決方案。 制度層面也要有提質空間,充分發揮內部監管力量,約束官員行政行為,在官員個人自由裁量權與公共利益間取得平衡;逐步解決「權為誰所賦」問題,適當增加外部監督權重,確保官員行為基本符合公共意願,當為未來著力的方向。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是解決這一難題的頂層設計,接下來就要看執行力了,希望都有上佳表現。小蔣隨想:「新官必須理舊賬」是在維護與政府合作方的合約權益,關乎政府誠信與官員道德。 在構建社會誠信體系的過程中,在強調法治與契約精神的當下,政府與官員理當充當履約守信的表率,不能成為毀約賴帳的負面典型。 近期,中央深改組會議明確強調,將危害群眾利益、損害市場公平交易等政務失信行為,作為治理重點;《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直指「新官不理舊賬」,這些均表明高層在政府誠信問題上決不妥協。 除了要求「新官必須理舊賬」,還應對行政者的重大決策實行「終身追責制」。 那些胡亂決策的幹部別想拍屁股走人,哪怕已退休被發現在任時曾違規違紀違法,也將受到黨紀與法律的嚴肅處理。 一系列「組合拳」,是全面從嚴治党的應有之義,也是整頓吏治、依法限權的必然選擇。
省政法委書記嚴重違紀是黑色幽默?
背景:近日,中紀委發佈消息:河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書記吳天君涉嫌嚴重違紀,正接受組織調查。 今年5月,吳剛從河南省委常委、鄭州市委書記任上調任省政法委書記。 從2012年2月起,吳天君一直擔任鄭州市委書記,在其主政的4年多時間裡,鄭州進行了大規模的拆遷改造,共啟動拆遷村莊627個,動遷175.65萬人。 因為強勢的執政風格,鄭州市民給吳天君起了個綽號「一指沒」。
京華時報發表曾穎的觀點:吳天君究竟幹了哪些見不得人的事情、該受到什麼樣的處罰,還需要時間和證據去驗證。 媒體和公眾對他的關注點,是他對拆遷工作的強勢與癡迷。 在他的強大拆遷意志下,可以不問農民們是否願意,一律剝奪土地一律上樓;在他的奇思妙想中,國家土地法規和權屬規定變成一張張廢紙;在他的靈感一閃念中,無論百姓需要的報刊亭還是使用不久的快速公交BRT月臺都可以一夜間灰飛煙滅;在他的強勢和霸道面前,包括法院在內的所有機構,都被綁上了拆遷戰車,碾碎一切敢於擋道的人。 在他的價值觀裡,政績大於一切。 而在他看來,最大的政績,就是讓一個城市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至於在這種變化之下,有多少利益的授受,又有多少產權關係魔術般轉換,便不得而知。 他目無法紀,視國家法律如廢紙,視民眾的滿意度和口碑為無物,這樣的價值觀和長遠的影響,是任何政績都無法沖抵的。 它給國家和民眾造成的傷害,更是難以彌補的。
小蔣隨想:官員剛落馬,其曾經的各種劣跡就被媒體扒出來,這種快速反應屢見不鮮,給人極具「事後諸葛」的觀感。 圍觀者會想:監督早幹啥去了? 劣跡斑斑的幹部何以沒早點玩完? 鄭州百姓給吳天君起「一指沒」的綽號,貶義與不滿顯而易見。 既然群眾對大拆城市、瘋狂動遷有那麼大的意見,為何主政者還能一意孤行地推進? 尊重民意、民主決策、民主監督到哪裡去了? 這難道不是領導「一言堂」、民意被選擇性忽略、權力監督成空話的典型? 吳天君涉嫌嚴重違紀,恐怕並非偶然,而是其驕橫妄為、監督失靈下的必然。 綽號「一指沒」的吳天君居然調任省政法委書記,數月後因涉嫌嚴重違紀被查,何嘗不是黑色幽默? 吳天君「翻船」是咎由自取,制度與監管的潛在漏洞該如何彌補? 反腐敗、限權力「永遠在路上」,說明有關工作任重道遠。

圖片來源:人民網

圖片來源:人民網

小蔣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 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 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 觀點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只要我們尊重 客觀、理性公正。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the Terms of Use and Privacy Policy of mbcn.com.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