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觀點 » “砌牆封店”有沒有“弦外之音”?

“砌牆封店”有沒有“弦外之音”?

Posted on: February 17, 2017

(人民網-蔣萌) 背景:近兩年,一些城市出現了砌牆封店的潮流。 不少臨街小店被指違章違建,整體消失。

中國青年報發表周俊生的觀點:看這些小店大都利用居住用房破牆而建,可能會損害建築的安全性,有的店還佔據了一點人行道,說它們存在違章問題,不算過分。 管理部門本可以根據房屋的具體情況,採取不同的管理方式,而不是一封了之。 這些小店被封掉的另一個原因,是店主未到工商登記機關辦理登記手續。 對此,工商登記部門本應改變「衙門作風」,説明小店業主辦理好相關手續,督促其守法經營。 近幾年,中央政府一直在積極宣導大眾創新、萬眾創業,期望通過「雙創」釋放市場活力。 但是,不是只有時髦的「互聯網+」才是創業,找准市場空缺,開一家小店,賺一些小錢,同樣是一種創業形式。 管理部門應該對所有的創業者做好服務工作,説明他們解決實際困難,在此基礎上引導他們守法經營。 砌牆封店的市場管理手段,不光是工作作風簡單粗暴的問題,也對市場的自由交易造成很大損害,不利於推進經濟轉型。

小蔣隨想:「砌牆封店」往往出現在大城市的主城區與主幹道。 此舉除了具有整頓市容、規範經營的目的,還有一個雖未明說、卻是管理者極看重的作用——疏散中心城區人口,尤其是外來人口。 從經驗看,開這種小店的往往不是本地人,且不是管理者想吸引的高級人才。 在某些管理者眼中,一些外來人口給城市「添亂,添堵」,加之其不規範經營存在安全隱患,不照章繳納稅費,更不被管理者待見。 面對大城市人口日益「爆棚」,公共資源愈發緊張,管理者想「優先疏散」哪些人不言自明。 一面是人們渴望自由遷徙、打破戶籍壁壘,另一面是「大城市病」日益加重、控制大城市人口規模被提上日程,其中的矛盾該如何解決? 區域協調發展是當下的一大要務,但在推進中面臨著地方保護主義的掣肘。 如果深層矛盾得不到緩解,表像問題難以消停。

「天價煙」欲抬頭,該給誰敲警鐘?

背景:近日有市民發現,有煙酒店對煙草「限價令」置之不理,公然售賣「天價煙」。 記者走訪發現,超出「限價令」規定最高售價千元每條的香煙品類比比皆是,有的香煙甚至標出近4000元的高價。

錢江晚報發表然玉的觀點:「天價香煙」重回市場,或許與三公消費抬頭、奢靡享樂之風回潮不無關系。 一些人通過消費所謂名人同款、專供特供的高價煙,來追求一種「身份仿擬」的精神幻想;另一方面,就實際功用而言,「天價煙」也的確充當了自抬身價、勾兌人情的最佳道具。 毋庸諱言,饋贈、分享「天價煙」的過程,實則就是一個搭上線、建圈子的過程。 考慮到天價煙與公權場素來曖昧不明的關係,公眾自然有理由擔憂,天價煙的重新走紅到底意味著什麼? 作為一類有特殊含義的、晴雨錶式的消費品,煙草市場的新一輪異動,理應得到充分的重視。 似乎也只有這樣,才能平復輿論的普遍焦慮,也才能進一步鞏固業已取得的反腐成果。

小蔣隨想:吸煙有害健康,天價煙不光傷身,還可能把一些人送入大牢,這不是危言聳聽。 比如,南京市江甯區房產管理局原局長周久耕先被曝抽天價煙,後被曬戴名表,致其腐敗行徑敗露,被判刑11年。 周久耕被判刑是在2009年,某些人是不是漸漸淡忘這一前車之鑒? 2012年12月中央出臺「八項規定」,2013年6月習近平提出解決「四風問題」,一些違紀違法的幹部「玩完」,幾年時間過去,某些人是不是覺得可以「鬆口氣」? 如果有人真這麼想,恐怕離「作死」不遠。 因為,反腐敗永遠在路上已是新常態,可持續的監督永不收兵。 從另一個角度看,不收與不抽天價煙,不一定就「沒問題」。 反腐與監督並不停留于表面,一些裝清廉的腐敗分子照樣完蛋,奉勸某些人別耍心眼。 「天價煙」市場有所抬頭,值得敲敲警鐘。

圖片來源:人民網

圖片來源:人民網

小蔣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 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 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 觀點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只要我們尊重 客觀、理性公正。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the Terms of Use and Privacy Policy of mbcn.com.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