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趙又廷:跟南極萌物 用眼神交流

趙又廷:跟南極萌物 用眼神交流

(來源:羊城晚報)

趙又廷路遇海豹

趙又廷路遇海豹

11579352336704565759

與楊子珊被困雪原

與楊子珊被困雪原

跟企鵝對視

跟企鵝對視

羊場晚報記者 王莉

由趙又廷、楊子珊主演的愛情電影《南極之戀》將於2月2日上映。昨天,片方在北京舉辦首映禮,監製關錦鵬、導演吳有音偕主演趙又廷、楊子珊共同亮相,揭秘拍攝幕後。

該片改編自導演吳有音創作的同名長篇小說,講述一對男女偶遇意外事故被迫滯留南極,共同經歷了生死考驗之後互生情愫的故事。趙又廷和楊子珊2013年曾在電影《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里合作,這次《南極之戀》再度結緣,默契十足。劇組遠赴南極取景,艱苦又獨特的拍攝經歷令趙又廷終生難忘。

心動:嚮往一個人在南極的孤寂感

A

當初看了劇本,又拜讀了導演的原創小說後,趙又廷非常動心:“我必須接這部作品,它觸動了我內心想要挑戰的某處。我當時跟公司說務必幫我拿下這個作品,這很少見,因為我一直是比較順其自然的人。”觸動了什麼? “一種黑暗、孤寂的感受,我嚮往在南極大陸上就自己一個人。”這種嚮往,令趙又廷跟男主角富春在開拍前就產生了共鳴,“他一路的遭遇、情感跟精神上的轉變,我都特別想去演繹”。

在南極拍戲一個月,是趙又廷一生最難忘的經歷之一。 “我們經過好長時間的審批,才終於得到同意。在拍攝途中碰到一些旅遊團,他們按規定只能上岸一兩個小時,能看到或體驗到的非常有限。不像我們,可能去吃早飯的路上有海豹擋道,或者企鵝繞著你看一圈然後走開……這些體驗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到的。”

至今想起南極,趙又廷仍意猶未盡:“雖然拍攝時會想家,但離開的一剎那就知道會想念南極。那裡很艱苦,來去一趟特別不容易,但是有機會的話,還是想回去。現在想起南極,還會有隱隱的心癢,特別想分享給身邊的人,想帶家人或者朋友去,讓他們體驗南極大陸獨有的景色和孤寂感。”

恐怖:在冰原人類的生命特別渺小

B

真實的南極是什麼樣的?趙又廷說,所有的興奮和期待,在踏上南極大陸之後便“灰飛煙滅”了。 “我們是在南極比較暖和的時候去的,也就零下十幾二十攝氏度,東北都比這更冷。但去了之後發現還是超乎想像,南極的風特別大,而且天氣瞬息萬變,晴天出工,20分鐘後到現場,突然暴風雪就要來了。科考隊的嚮導告訴我們在安全區域內拍攝,不能到處亂走。有的地方看起來是一片冰原,但有一些冰裂縫,幾百米深,掉進去就拜拜了。”有一次,劇組在山坡上拍戲,遭遇7級大風,“大家都快被吹下山去了,好恐怖啊!在那裡,人類的生命真的特別渺小”。

趙又廷有很多獨自一人在空曠雪地裡的戲份,“我必須一個人走很遠,然後從遠處走向鏡頭,或者在遠處跋涉,劇組進行拍航。當看不到劇組的人,頂多只能看到一點點人影時,會突然感覺這不是現實的環境,不是在拍戲,而是好像進入另外一個空間。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不知道什麼事情會發生,人就像路邊的一枚小石子,特別不重要,那種感覺挺恐怖的”。

趣事:企鵝海獅會好奇地打量人類

C

這趟特別的南極之旅也有很多暖心之處。趙又廷說:“科考隊給我們提供了宿舍,還有免費供應的飲食,除了一些安全守則必須遵守外,也沒有太多規矩。我們拍完戲回來後,可以打牌、唱K、看電影… …非常自在。”

不過,在雪地裡拍戲,吃飯、上廁所這些日常小事都變得不簡單了,“從基地送來的飯,拿到時還是熱的,打開就已經涼了。最麻煩的是上廁所,為了不污染環境,大家都自備尿袋,在地上挖個坑,上面支個帳篷,誰要上廁所就進去。”趙又廷笑著描述,“每個人身上都帶著尿袋,上完廁所後放進衣服內袋裡,有保暖的效果。但就怕突然跌倒,會壓爆的。如果高估了尿袋的容量或者低估了自己膀胱的容量, 那就悲劇了。”

在南極大陸,趙又廷交到了“新朋友”——企鵝、海獅。 “它們不怕你,因為沒見過你,不知道你是什麼東西,甚至有點好奇,走過來觀察;看了一會兒,沒了興趣,再轉身走掉。我去過一個小島,上面有成千上萬隻企鵝,它們常常發呆,比如撿石頭築巢,走到一半就忘記要幹什麼,茫然地看看周圍,非常可愛”。

這些“新朋友”們很可愛,“但《南極條約》說,我們不能去干擾任何生物,不能碰任何地衣、植被,也不能拿走任何石頭……這些萌物近在咫尺卻不能摸,只能眼神交流。”趙又廷遺憾地說。

原標題:趙又廷:跟南極萌物 用眼神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