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 » 世界 » 墮胎權將進一步撕裂美國社會

墮胎權將進一步撕裂美國社會


美國最高法院今天推翻1973年「羅訴韋德案」保障墮胎權的歷史性裁決,未來墮胎是否合法將交由各州決定。這意味著未來墮胎議題只會越來越政治化,恐進一步撕裂美國社會。
由保守派成員把持的美國最高法院,今天以5票贊成、4票反對推翻「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簡稱羅案),終結近50年的墮胎憲法保障,將墮胎合法性的問題交還各州決定。
保守派大法官阿利托(Samuel Alito)在今天公布的主要意見書中捍衛推翻羅案的決定,他批評羅案不僅未為墮胎議題帶來全國性和解,反而點燃辯論,加深分歧。但事實是,少了羅案,不但無助美國社會達成共識,反而恐更進一步造成撕裂。
近幾十年來,墮胎權由最早的宗教議題,逐漸在美國成為政治議題;政黨認同成為社會分歧線,支持民主黨的多屬選擇權(pro-choice)派,共和黨支持者則多傾向挺生命權(pro-life),且兩派之間隔閡越來越深。
羅案遭推翻前,全美就陸續出現不少爭議墮胎限制法案。德州去年5月實施「心跳法」,禁止婦女懷胎6週後墮胎,即使是因性侵或亂倫受孕也一樣;奧克拉荷馬州州長史提特(Kevin Stitt)上個月簽署法案,受精後即禁止墮胎,堪稱全美最嚴苛的禁止墮胎規定。
如同3位自由派大法官在反方意見書中所指,少了羅案保護,未來恐越來越多州立法禁止婦女墮胎,「可能是10週、5週、3週,甚至是受孕後即禁止墮胎」。
最高法院裁決出爐後,總統拜登(Joe Biden)隨即出面發表談話。他責怪前總統川普提名3位保守派大法官,才導致婦女選擇權遭剝奪,並向選民喊話,呼籲他們11月期中選舉用選票發聲,把票投給支持立法保障婦女墮胎權的候選人。
可以預見的是,未來美國每次大選都勢必成為墮胎權戰場。不論是地方或聯邦層級,少數黨都希望利用下場選舉奪回政權或國會控制權,以「導正」前朝政策或立法,形成冤冤相報的輪迴;一來一往下來,美國社會只會更加分歧,離達成共識的那天也越來越遠。
在墮胎權議題上,多數美國人並非站在光譜兩端,他們大多是有條件的支持或反對墮胎。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5月一份民調,認為墮胎在任何情況下都應合法或違法的民眾,僅分別占19%、8%;絕大多數受訪者(71%)認為墮胎應在「大多情況下」合法(42%)或違法(29%),或指他們的支持或反對有例外的時候。
對後者來說,例外主要是胎兒危及媽媽健康或性命時;對前者來說,他們支持與否或支持程度,取決於終止妊娠時間點,懷孕越後期,支持的人就越少。
這正是為什麼,保守派首席大法官羅伯茲(John Roberts)在支持與反對推翻羅案外,逆風提出另一種看法。
羅伯茲在判決中主張,與其把羅案整個推翻,更好的做法其實是摒棄該案訂定的合法墮胎時間點,亦即胎兒取得「母體外存活力」(viability,約為24至28週)前。他認為重點是讓女性有「合理機會」做出選擇,但不需要拖到胎兒能在母體外存活前。
可惜的是,多數大法官們並未試圖在挺選擇權與生命權中,尋找社會最大公約數,反而是將整個根基摧毀,把問題丟給地方政府。
隨著美國進入「後羅訴韋德案」時代,地方各自為政,墮胎權議題將與選舉越來越密不可分,也將越來越政治化。婦女最切身的權益淪落政客手中,成為這場鬥爭下最大輸家,只能自求多福。(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