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觀點 » 一家省屬國企“處級上千”咋減肥?

一家省屬國企“處級上千”咋減肥?

Posted on: February 16, 2017

(人民網-蔣萌) 背景:據報導,已有20多個省份把進一步推進國企改革列為2017年的重點工作。 人浮於事是國企存在的一個重點問題。 不久前,山西省副省長王一新在會議上指出,省屬國企管理層級多、幹部多,一個煤炭集團相當於處級的一兩千人都有,職工意見很大。

中國青年報發表毛建國的觀點:人們常常把市場比作商海,把企業經營比作游泳。 有過游泳經驗的人都知道,要想游得快,就得精簡負重。 如果身上綁滿鐵塊,即便世界冠軍也未必游得過小孩子。 山西省副省長王一新講省屬國企就有一兩千個相當於處級的幹部——也就是中層幹部,這樣的企業怎麼下海游泳? 怎麼比得過那些輕裝上陣的企業? 有人曾感慨,很多國企不是被別人逼死的,而是自己把自己拖死、耗死的。 一些國企存在衙門風氣,仿效政府設立若干部門,提拔了很多幹部。 這些幹部把自己當領導看,對上阿諛奉承,對下頤指氣使,不僅「幹部多了幹事的人少了」,而且不少幹部把心思和精力全用於勾心鬥角。 人浮於事、中層膨脹的國有企業絕不是一兩家,而是一個普遍現象。 這其實也是一種過度行政化問題,這種行政病也是「浮腫病」,碰之必傷,病之必危。 這個問題不解決,不要說請「外來的和尚」,即便請來神仙也無濟於事。

小蔣隨想:國企行政化嚴重、人浮於事、尾大不掉,既有國企自身的原因,地方管理部門也難辭其咎。 就編制問題而言,國企要擴編、想增設部門、欲提拔國企領導,不可能不向地方管理部門彙報,必須獲得批准。 這還不算,一些地方的行政機關還將國企視為安置幹部的一個管道,若某個幹部在行政機關提拔不上去,有可能轉到企業當領導,即便是平級轉至企業,由於國企高管的薪酬比行政部門高得多,對一些幹部仍具有吸引力。 說到底,國企行政化,既源于國企想向權力靠攏、認為有權好辦事,又與地方行政者要全權掌控國企、甚至要國企替行政「買單」有直接關係。 要讓國企去行政化、減少冗員,離不開行政部門出臺改革方案、有效放權,需要國企樹立「減肥」目標、真正去市場中「鍛煉」。 改革必然會觸及一些人的既得利益,不當得利必須斷供,轉崗分流別搞「新瓶裝舊酒」。

小學生在霧霾中吃冷飯,別止于心疼

背景:西安某社區不允許辦託管班,物業多次阻止無效後,在新學期第一天採取了比較強硬的措施,將中午要進入位於社區內託管班吃午飯的學生擋在了社區門口。 無奈之下,託管班只好讓小學生在室外的霧霾裡吃飯。

中國青年報發表徐冰的觀點:看著孩子露天而且是在霧霾天吃飯的場景,不能不激起巨大的同情。 尤其是這則新聞的標題明確點明「物業不讓辦託管班」,更能引發強烈的不解乃至不滿。 但是細看報導,卻又發覺不是那麼回事。 該物業是經過競標程式為社區提供服務的,他們當然要尊重「甲方」的意願,而甲方明確不同意在社區內辦託管班。 因為社區內有不少退休人員,託管班高峰時有200多個孩子,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業主生活。 託管班的開辦者也有怨言,他們當初與房東簽合同時明確說要辦託管班,並沒有人提出異議。 雖然也接到過物業不允許辦班的通知,可社區內仍不斷有新開的託管班。 西安這個社區牽涉的各方,似乎「都有理」,「都有理」卻讓孩子在霧霾裡露天吃飯。 一味地把責任推給任何一方顯然都于事無補,解決還是需要各方盡可能地各退一步、尋求妥協。 孩子不應成為犧牲品。

小蔣隨想:隨著社會步入老齡化、中青年工作忙碌、二孩生育放開,社區服務便利與否將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人們的生活。 在社區裡開辦針對學生的託管班,提供營養午餐以及課後看管等服務,無疑會受到雙職工家長的歡迎。 西安這個託管班高峰時有200多個孩子,也印證了這一點。 孩子多了難免吵鬧,這不是孩子的錯,託管班的開辦者理應預料到這一點。 開辦託管班,不應在居民樓的某套民用房屋裡,承租社區的會所或社區商鋪顯然更合適。 託管班的開辦者要考慮成本,但降低成本不能以擾民為代價,否則就免不了紛爭。 群租已屬違規,如果個人房東將居住用房租給他人開展經營活動是否妥當? 託管班的經營還應注意食品安全、消防等問題。 如何在規範的同時,又不設置過高的門檻,考驗著管理者的水準。 孩子在霧霾天露天吃飯,的確讓人心疼。 考慮到安全、擾民等問題,託管班不能無序發展。

圖片來源:人民網

圖片來源:人民網

小蔣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 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 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 觀點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只要我們尊重 客觀、理性公正。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the Terms of Use and Privacy Policy of mbcn.com.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