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s

    Home » 國際 » 世界 » 最後談判 中國官媒高調强硬

    最後談判 中國官媒高調强硬

    Posted on: May 10, 2019

    19-05-10-05
    (外媒報道)中國副總理劉鶴在美國強硬派代表人物、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的辦公室開始“最後的談判”,川普幾小時後就要把懲罰性關稅從10%提升至25%,劉鶴可以說“脖子上架着把刀”,他如何“化險為夷”?此刻,誰也無法斷定結局。

    在中國官媒集體噤聲幾日後,忽然傳達出一種很強硬的聲音,這種聲音可以用他們自己的幾個字來概括:“願談則談,要打則打”,“佩劍入席”。通俗點講:”你能把我怎麼著!“ 前者出自官方公眾號“陶然筆記”,後者出自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的網文。這些話語的風格與習近平引起中美風雲突變的那句話:“一切後果由我負責”很近似,都很慷慨激昂。

    陶然筆記指責“現在美方擺出架勢準備繼續加征關稅,一副又要開打的樣子”,然後舉出兩個參照,一個是“抗美援朝”,一個是中國駐前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20年,第一個當然是中國軍隊直接跟美軍對抗,第二件事發生在南斯拉夫內戰時期,美方認為是“誤炸”,中方認為是美國故意炸的,當時在江澤民授意下,爆發了規模浩大的全國性的反美遊行。官媒拿這兩件事做參照,是為了強化“仇視美帝”的氣氛,為談判可能會失敗做鋪墊?還是為了什麼?

    胡錫進則把劉鶴率團去華盛頓談判直呼為“鴻門宴”。他說:“華盛頓將舉行的就是一場‘鴻門宴’,但是對不起,對鴻門宴,中國人見過。而且,我們的代表這一次同樣是配着劍進入宴席的”。

    官媒的評論或用歷史事件,或用典故做參照,意思大約是要凸顯“我們什麼也不怕”。陶然還引用蘇軾:“天下有大勇者,卒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挾持者甚大,而其志甚遠也”,頗有點”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不復返“,以壯行色的感覺。

    也難怪官媒發出這樣的聲調,川普的逼壓也實在厲害,讓北京喘不過氣來。在美方貿易代表處公布5月10日將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的關稅從10%提升至25%兩小時後,中國商務部發表短暫聲明“對此深表遺憾”,並聲明“如果美方關稅措施付諸實施,中方將不得不採取必要反制措施”。中央社引述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盛洪表示,中方“彈藥”不如美國多,表態反制一事象徵性意義居多。

    好多很強硬的話其實是對國內說的。讓人們不要覺得當局在川普的氣勢前面退卻,同時也是為不能肯定的前景做些輿論準備。但是為什麼在如此緊張對峙的狀態下劉鶴又要去美國,據官媒的解釋說中方這樣做是守信義,既然守信義,那為什麼又被美方指責“悔棋“,大幅修改談判桌上達成的150條協議草案?

    口氣強硬是一回事,實際行動是另外一回事。畢竟,在川普這個星期日晚間突然翻臉,宣布對中國商品追加懲罰性巨額關稅後,中方仍然決定派遣劉鶴副總理前往華盛頓談判,這意味着北京希望最後能夠簽署協議。川普周三也毫不掩飾地表示,中方告知他,他們的副總理要來美國達成協議了。

    現在,最後的談判開啟,過程應當不會容易。劉鶴能不能收回中方“反悔”的方案呢?如果是,美方還是要重申那個引發習近平不滿的要求,要求中方修訂法律法規以落實貿易協議條款,劉鶴能答應么,他有尚方寶劍嗎?一句話,劉鶴的底牌是什麼?

    熟悉中國事務的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的看法是劉鶴此次率領的代表團規模大幅縮小,且沒有“習近平特使”頭銜,意味着中方並不急於與美國達成協議,因為習近平不允許他放棄任何東西。

    但這個假設的悖論是,既如此,劉鶴何必前往華盛頓赴鴻門宴?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the Terms of Use and Privacy Policy of mbcn.com.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