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s

    Home » 時尚 » 吃上旅遊飯 脫貧門路寬

    吃上旅遊飯 脫貧門路寬

    把資源變資產,實踐好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

    Posted on: July 28, 2020

    本報記者 顧仲陽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辦農家樂、開民宿、建特色小鎮……近年來,各地利用當地優勢自然資源和人文景觀,大力發展鄉村旅遊,使之成為脫貧攻堅的重要渠道。

    當前,在做好常態化疫情防控前提下,鄉村旅遊業逐步恢復,並且發揮輻射帶動作用,讓越來越多的農民吃上旅遊飯,過上好日子。

    仲夏晌午,四川儀隴縣朱德故里景區零售點裡,朱珍書忙著招呼客人。 “靠賣水果和小吃,這個週末收入600多元!”去年脫了貧的朱珍書高興地說。

    “遊客多起來了,現在每天至少能接待三桌客人,心裡踏實得很。”安徽省休寧縣齊云山鎮東亭村脫貧戶余玉琴,在自家的農家樂里忙碌著。

    眼下,各地統籌做好疫情防控和鄉村旅遊復工復產復市,廣大貧困地區的鄉村旅遊逐步恢復生機,助力貧困群眾脫貧攻堅,奔向小康。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脫貧攻堅,發展鄉村旅遊是一個重要渠道。要抓住鄉村旅遊興起的時機,把資源變資產,實踐好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旅遊扶貧以其新興的產業活力、強勁的造血功能、巨大的帶動作用,成為產業扶貧的一支生力軍。數據顯示,全國通過發展旅遊實現脫貧的人數佔脫貧總任務的17%—20%,越來越多的貧困群眾吃上旅遊飯,過上好日子。

    放下“泥飯碗”,端起“金飯碗”

    小橋流水,青瓦白牆。一大早,四川省廣元市利州區白朝鄉月壩村“望月小院”裡,農家樂老闆漆海彥正領著一家老小準備食材,“前一陣子’五一’小長假,平均每天接待26桌客人,收入4000多元!”

    這樣的好生意,放在幾年前漆海彥想都不敢想。他說,全家人守著“掛”在山腰的幾分薄田,勉強維持溫飽,2009年大兒子不幸受傷,看病欠下10多萬元。漆海彥只好外出務工,但一年下來,也只能維持一家老小的日常開支。

    2016年,當地打造“特色康養旅遊小鎮”,漆海彥看到了機會,返鄉開起了農家樂,頭一年就掙了七八萬元,他還清了外債,摘掉了窮帽。 “這旅遊飯越吃越有味。下一步,我打算把樓上的5個客房重新裝修一下開民宿。”漆海彥說。

    抓住鄉村旅遊興起的時機,旅遊扶貧發揮出輻射帶動作用。

    7月下旬,來河北省淶水縣野三坡景區內南峪村住民宿的客人多了起來,63歲的小院管家蔡景蘭忙得不亦樂乎。 “最近生意越來越好,每個月能掙3000元的工資。”靠著這份工作,蔡景蘭家實現了穩定脫貧。

    野三坡景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馬樹起介紹,近年來景區推行“雙帶四起來”旅遊扶貧模式:景區帶村、能人帶戶,把產業培育起來、把群眾組織起來、把利益聯結起來、把文化和內生動力弘揚起來。這個模式輻射帶動70多個村2300多家鄉村賓館,近10萬人受益。

    鄉村旅遊給貧困地區帶來了人氣,也帶來了財氣。隨著脫貧攻堅的深入推進,貧困地區交通等基礎設施短板陸續補上, 不少地方的森林、草原等自然美景和紅色文化、民族風情等人文資源,吸引大批遊客紛至沓來。文化和旅遊部副部長李金早說,越來越多的貧困群眾,放下土裡刨食的“泥飯碗”,端起發展旅遊脫貧致富的“金飯碗”。

    生產、生活、生態三位一體,富了村民美了環境

    夏天的新疆庫車市伊西哈拉鎮庫木艾日克村就像個大花園,一排排粉白相間的房屋特色濃郁,空氣中飄散著淡淡的花香,祖熱古麗·艾依提的民宿小院裡,葡萄架下坐滿了遊客。

    離城區近、果園資源豐富,庫木艾日克村將人居環境整治與民宿旅遊相結合,美化家庭院落,亮化村居道路,村容村貌村風煥然一新,吸引了不少游客。 “我們住在花園裡,端著旅遊金飯碗,這日子,美著呢!” 祖熱古麗樂呵呵地說。

    庫木艾日克村是個縮影。近幾年,鄉村旅遊帶動廣大鄉村生產、生活、生態三位一體發展,很多昔日的貧困村,如今成了遠近聞名的美麗鄉村。

    儀隴縣玉蘭村受益於“景區帶村”旅遊扶貧模式,全村120多戶貧困群眾順利脫貧,村子更是脫胎換骨。 “以前門前萬重山,抬腳行路難,2014年底我賣了頭豬,請了4個壯勞力,才把豬從山上抬到山腳公路邊。”說起旅遊給村里基礎設施帶來的變化,玉蘭村脫貧戶林文軍感受最深的還是路,“現在坐公交車到鄉場都要不了20分鐘,出門方便得很!”

    “鄉村旅遊不僅富了口袋,也富了腦袋,你在我們村里走一圈,都很難在路上看到垃圾!”村支書劉光壽說,以前不少村民將垃圾一股腦兒扔在院壩周圍,現在鄉親們不僅不亂扔垃圾了,還搞起了垃圾分類。

    走進脫貧戶林定全的家,房前屋後乾乾淨淨,室內佈置整潔有序。家門口立著兩隻垃圾桶,紅色的放菜葉等生活垃圾,藍色的放塑料瓶等可回收物。每天早上,村里的環衛工人都來收集清理。林定全笑著說:“日子好起來了,我們也越來越愛乾淨了。”

    鄉村旅遊富了村民,美了環境。文化和旅遊部對鄉村旅遊監測點的監測顯示,鄉村生活垃圾集中收集點覆蓋率達到91.9%,水沖式廁所普及率72.5%,接入生活污水處理設施的農戶比率為63.1%。

    從熬日子到奔日子,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

    又是周末,寧夏固原市西吉縣吉強鎮龍王壩村熱鬧起來。龍王壩休閒山莊里綠樹掩映,民宿一條街、窯洞賓館、草莓採摘園、鄉村科技館裡都有不少游客。

    山莊共有120多名員工,2/3是建檔立卡貧困戶。貧困戶楊慧琴是山莊的收銀員,自家還開著民宿,“去年收入3萬多元,眼下我正打算再裝修幾間客房呢。”

    楊慧琴的心氣兒,來自旅遊扶貧帶來的新機遇。

    西吉縣屬於貧瘠的西海固地區,過去老百姓為吃飽飯毀林墾荒,越墾越窮。經過多年的退耕還林、三北防護林等生態工程建設,一度“不適宜人類生存”的西吉縣,變得越來越風景宜人。這片長期背負生態欠賬的黃土地,走出了一條“生態優先,富民為本,綠色發展”的脫貧道路。

    生態改善後,龍王壩村從林下養殖起步,逐步完善水、電、路、房,發展鄉村旅遊,去年旅遊收入1800多萬元。 “這森林就是我們的招財樹,靠著它村里脫了貧摘了帽。過去我們是熬日子,現在是奔日子咧!” 村支書焦建鵬說。

    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片片青山為脫貧攻堅貢獻巨大的生態力量。國家林草局統計數據顯示,依托森林旅遊,全國110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年戶均增收3500元。更為可貴的是,“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在很多貧困村成為現實,也成為越來越多貧困群眾的行動自覺。月壩村村民楊秀林就是一個生動事例。

    2015年,月壩村打造四川首個省級高山濕地保護小區,著力發展生態康養旅遊,楊秀林需要從汶川地震後新建的抗震安置房裡搬遷出去。 “一開始打心眼裡不願搬。”但小有起色的農家樂生意讓楊秀林意識到,保護生態、發展旅遊是條脫貧致富的正道,“搬遷是為了更好地保護濕地,這樣才能吸引更多遊客,我們才能掙更多錢,最終我是第一批搬出去的。”

    搬遷後,楊秀林將閒置的房屋交給村里的富民合作社,統一裝修後當作民宿經營,一年房租9000元,年底還有分紅。妻子在合作社當起了廚師,他種菜賣給合作社,再加上兒子務工,全家一年收入十幾萬元。 “我們一起搬出來的鄉親們,家家戶戶都脫了貧。”

    神州大地上,精彩的脫貧故事還在不斷上演,脫貧群眾的日子越過越紅火。

    《 人民日報 》( 2020年07月28日 06 版)

     

    (責編:劉佳、李昉)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the Terms of Use and Privacy Policy of mbcn.com.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