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Comments

    Home » 頭條新聞 » 疫情嚴峻 中共政法系統官員湖北「救火」

    疫情嚴峻 中共政法系統官員湖北「救火」

    Posted on: February 14, 2020

    (外媒報道)據中國官媒新華社消息,中國中共中央對湖北省委主要負責人職務作出調整。上海市長應勇接替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職務,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接替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職務。

    報道稱,應勇出任湖北省委委員、常委、書記,蔣超良不再擔任湖北省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王忠林任湖北省委委員、常委和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不再擔任湖北省委副書記、常委、委員和武漢市委書記職務。

    這是此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中心湖北省目前為止出現的最高級別人事變動。值得注意的是,這次新上任的官員均出身政法系統,被視作深受習近平信任。

    根據上海市人民政府官網介紹,應勇是中共第十九屆中央委員,在上海擔任市委副書記、市長、市政府黨組書記職務。

    在這次人事變動出現前一天(2月12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剛剛召開會議,習近平主持並在會上表示,疫情防控工作到了「最吃勁的關鍵階段」,要加強疫情特別嚴重或風險較大的地區防控。

    習近平稱,這次疫情「既是一次大戰,也是一次大考」,要求中國各級黨委、政府和各級領導幹部「扛起責任、經受考驗」。

    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2月13日表示,由於新冠肺炎診療方案發生變化,臨牀診斷納入確診方式,2月12日一天湖北新增確診病例14840例,截至12日24時全省累計報告確診病例48206例,死亡1310例。

    與此同時,中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人事也有所調整。中國政府網2月13日消息稱,免去張曉明的港澳辦主任職務,改任副主任(正部級),中國全國政協副主席夏寶龍兼任港澳辦主任一職,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澳門中聯班主任傅自應兼任港澳辦副主任。

    政法系統出身官員頻繁空降

    人民網資料庫顯示,應勇同蔣超良同為1957年出生,常年在政法系統工作,曾在公安、武警系統任職。他在浙江任職多年,之後調到上海工作。

    應勇與習近平主政浙江期間,應勇曾在浙江先後擔任浙江省監察廳廳長,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代院長、院長等職務。而在習近平調任上海市委書記職務後,應勇也被調到上海工作。職務也由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黨組書記逐步升至上海市市長。

    新任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也屬政法系統出身。根據公開資料,王忠林此前一直在山東工作,在棗莊市公安局任職多年後升任當地檢察院副檢察長,之後在山東多個地方任職。2015年起任山東省發改委黨組書記、主任,2018年起擔任山東省委常委、濟南市委書記。

    此前在2月8日,浙江出身的中共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也被「空降」到湖北,擔任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指導組副組長。陳一新也曾在習近平在浙江任職期間在習手下工作。

    此次任命的應勇和夏寶龍都曾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地方上共事多年,一直被外界視為「習家軍」。

    「現在體制內外都有問責的聲音,對習近平來講不利。越到這個時候越要用自己人,舊部是首選,這符合他用人的風格。」歷史學者、時事評論員章立凡對BBC中文表示。

    中國時事評論員吳強認為,政法系統幹部在政治上更可靠,「更得中央信任」。他指出,北京選擇這些政法幹部而非專業幹部派往疫情中心治理地方及公共危機,是因為中共需要通過他們防止此次疫情演變成威脅政治安全的事件,說明「政治安全、政治穩定才是北京最關心的」。

    「按部就班」的人事調整

    湖北省武漢市是此次疫情中心。此前由於被質疑瞞報和遲報疫情,湖北省和武漢市的主要領導在社交媒體上一直是眾矢之的。

    中國網友對此次武漢疫情中的四名主要領導諷刺性稱為「武漢F4」,他們分別是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湖北省長王曉東、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和武漢市長周先旺。

    「F4什麼時候都下台?」微博上一位網友評論稱。

    「他們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損失,有這樣的下場活該,」一位武漢市民評論道。

    在1月30日的新冠疫情發佈會上,蔣超良在回答記者關於一些武漢春節返鄉人員不能進家門、武漢醫院物資短缺的問題提問時,一直低頭念稿,始終沒有回答兩個問題,由此被網友戲稱「答非所問蔣超良」。

    馬國強曾在1月31日接受中國中央電視台採訪時稱,「自疚、愧疚、自責」,如果自己早一點採取嚴厲的管控措施,結果「或許會比現在好」。

    中央國際電視台(CGTN)報道稱,這是湖北領導層的「第一次重大調整」。中共《人民日報》旗下《環球時報》表示,這一「重大人事變動」是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暴露出一系列問題的情況下作出的,而應勇與王忠林二人都是「救火隊」,都在「處理公共衛生危機時具有決斷力」。

    章立凡認為,從應勇在公安和檢察院的工作經歷來看,中國當局換人的主要目的不是疫情管控,仍然是維穩為先。

    「官方擔心經濟崩潰,現在大規模裁員已經出現,一旦經濟崩潰,就可能引發失業危機,隨後引發政治上的危機。」章立凡說,「疫情本身已經引發人道危機了,疊加效應會讓政權很難承受,所以他們要抓緊時間維穩。」

    但吳強指出,這個時候進行人事調整,仍然是北京在「沒有緊迫感的情況下」作出的決定。他向BBC中文表示,北京沒有在疫情最危急的時刻立刻做出反應,而是在春節復工後的第一周進行部署,顯示中南海的決策只是「按部就班」在進行,這種變化與人民的呼聲及災情變化相比「還是滯後」的,顯示他們「沒有太多的緊迫感」。

    By using this site, you agree to the Terms of Use and Privacy Policy of mbcn.com.ph